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真实的婚姻
真实的婚姻

真实的婚姻

婚姻的形式有很多种,而我作为一个男人,可能无奈之下选择了最为让自己难堪的一种。不错,我是一个入赘女婿,也叫倒插门。当初对老婆的爱让我无视了父母的阻挠和朋友的劝说,毅然答应了女方家的要求。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个名义而已,都已经是新社会了,怎么也差不到哪去吧。而且我也是个比较乐观的人,就像对于孩子姓什么的问题,大不了生两个,一个随妈一个随爹,毕竟是一家人,都是可以商量的嘛。然而,婚后的生活证明了我当初是有多么的幼稚。

  老婆一家三口人,既然要求入赘大家就能想到她家境应该不错。事实当然也如此。首先说说我妻子,她是我刚毕业后在网上认识的,一直聊得不错。期间大概断断续续在网上聊了有一年半左右,然后奔现,一开始是当朋友处,没往别的地方想。后来在一次饭局上,被大家起哄,酒壮怂人胆之下我就求爱了,没想到她居然含羞带涩的点了头。于是乎我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一对,当然,我们是真有感情的,只是当时没有认真审视过自己。后来有一次出车祸,我带着重伤拼死救出了老婆,完事她只是腿被压住了,而我足足在医院躺了小两月。

  人都说患难见真情,老婆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子,有了这一次她就认定了我。而我也从自己当时什么都不念着只想救出她的行为中悟出了这个女人对我的重要。于是我们很自然的谈到了将来,也没想过还要弄什么仪式性的求婚,就互相见了家长。到现在,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事业稳定,感情又甜又蜜,没有丝毫什么入了坟墓的感慨。这里多说一句,朋友们,只要你娶对了人,真的每一天都是初恋。

  当然,凡事不可能太完美。如果这一生只对着老婆,我想我根本不可能做出之后的那些事来,然而作为一个入赘的女婿,我还要时常面对其他两个重要的人,那就是我的岳父岳母。之前说过,老婆家境不错,岳父是当地颇有名气的老板,白手起家知道创业的艰难,所以他并没有看不起我这个家境一般的年轻人,后来我才知道,丫的早就知道我和老婆的事,所以偷偷调查了我不少。而调查的结果证实我是一个没有不良嗜好,从毕业至今一直在积极进取努力上进的好青年,而最重要的是我对于她女儿是真的好。有了这些,岳父才放心的把他的掌上明珠交给了我,或者应该说是允许我这头还算看得过去的猪可以进他家的大门去拱小白菜。

  岳父平时在家的时候不多,除了生意的需要以外,还有就是和岳母的感情问题。具体什么原因我不知道,老婆也不肯说。总之有时候他们两在一起的时候我都能明显的感觉出一种尴尬的氛围。

  然后到了介绍岳母的时候了,我用四个字总结就是苦大仇深。岳母叫林晚秋,听着挺诗意的吧!事实上她本人也很符合这个名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着实让人难忘。还记得当时她穿了一件银青色的改良旗袍,身材丰腴,盘着稍显古典的发型,一张巴掌大的俏脸简直是惊艳了时光。当时我就给她下了定义,成熟,知性,美艳,是一位被岁月特殊宠爱了的女人。只可惜,就是这样一位女性,她对人的冷淡和居高临下的态度却让我差点打了退堂鼓。毕竟我也是有尊严的,一想起以后有这么一位丈母娘,后脖子就觉得发凉。

  不过命里是你的总是跑不了,我估计是前世欠了老婆很多钱,所以经不住她的眼泪和折腾,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踏入了这个火坑。为此,我爸妈和我冷战了大半年,好在自己的媳妇还是懂事,不厌其烦的在两边调节,老两口才算是大体上原谅了我,只是偷摸的跟我说过生几个他们不管,但至少要有个带把的得跟我姓,瞧瞧······什么是封建思想,这就是,还生几个,当我是种猪啊!

  总之,我和老婆是真的就这么纠缠在一起了,目测还要纠缠个好几十年。为了避免麻烦,我在老婆的帮助下,争取到了不和岳父岳母住一起的条件。没办法,岳母看我的目光就跟看街边上的杂草一样,我怕被她这么看着看着自己一生气破罐子破摔就真成一根随风飘摇的野草了。而且她那一脸禁欲的样子见多了也影响我的性趣,要这么年轻落个阳痿那才是真的悲剧。

  现在我们住在他们隔壁的小区,一个街道的隔断就是两个世界,有时候站在阳台望向对面的那片别墅,我就忍不住在心里暗暗骂句万恶的资本主义。还好老婆没让我担心,从别墅到改住了小两室的她依然快活的像一头小母牛,也由此,我对她的爱越来越深。每天下班后,也很少再去和哥们胡混,尽量的回家和她在一起,而她也差不多,就这样,我们算是甜甜蜜蜜的过到了现在。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下班后回到家,老婆把我带进门后端茶递水,按肩揉腿是各种讨好。我这一看不对啊,这是有事儿啊。果不其然,在我询问之下,老婆期期艾艾的说了出来,听完我就忍不住痛苦的仰天嚎了一嗓子。

  按照我们搬出来住的约定,每周都至少得回隔壁丈母娘家一次,而且是只要那边说了,风雨无阻。记得有一次我工作上有急事,就放了他们一次鸽子。之后去的时候岳父还好只是问了问就算了,但我那看似优雅的丈母娘却足足用冷嘲热讽和指桑骂槐折腾了我一天。期间我的宝贝老婆不停得用祈求的眼神偷看我,于是我只好忍着,为了转移注意力也顺便发泄自己的怒气。我就把眼神偷偷瞄向岳母丰腴性感的身体,想象着把这具自以为高高在上的肉体压在身下肆无忌惮的蹂躏,用自己的大鸡巴狠狠的灌入那张恶毒攻击我的小嘴,在她温润的口腔里随意搅弄。还有那高挺的两只大奶,不知道奶头有多大,我希望能大一点,这样才能承受我报复性的啃咬。最后是她梨形肥美的肉臀,我要她跪下来,主动撅起那个恼人的大屁股,像母狗一样祈求我,任由我随意的在它白嫩厚实的臀肉上落下一个个绯红的掌印,看着她像蛇一样扭动,嘴里发出最为下贱和淫荡的哀嚎,然后在赞美声中才能得到我的大鸡巴,并且渴求我把浓浓的精液给注入进去。这么意淫着,我总算挨过了那倒霉的一天,并且在第二天回到家后把想象中的大部分情景落实到了宝贝老婆的身上。也因为那一次,我有了个坏毛病,就是每次岳母话里话外挤兑我的时候,我就忍不住的在脑子里幻想出那个风骚的女人,并把她和岳母重叠在一起,久而久之,有时面对岳母的时候我都快分不清哪个是我幻想的她,哪个又是现实的她。

  这次不知道她又会挑什么刺,看着我唉声叹气的样子,老婆忽然一转身跪在我面前,然后拉开裤链熟练的掏出我的宝贝媚笑着含进了嘴里。小妖精又来这一招,和我一样,也是因为那一次的原因,老婆似乎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那就是用她美好的肉体来让我发泄内心的不满,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什么吧,却意外的解锁了很多在床上的东西。比如口交,以前老婆只是象征性的舔舔便提枪上马,现在只要我想,就算是含到射也没关系,而且花样也多了不少,不过口爆她还是不能接受。还有她的小屁眼,老婆的菊花很漂亮,粉嫩紧实,之前好奇用手碰过一次,然后就被报复性的狠狠咬了一口。而现在老婆已经放开了很多,至少在她清洗干净后我可以用唇舌去品尝,做爱的时候也能借着淫水的帮助用手指浅浅的抽插,至于肛交,嗯,还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主要是怕她再咬我。

  反正明天是逃不过的,那不如就好好享受现在吧,我放松下来,用手按了按老婆的后脑,她立刻懂事的吐出了口中已经被小嘴和舌头照顾的溜光水滑的棒子,转而一脸狐媚的把我的裤子脱下。小脑袋再次拱进我的胯间,湿润的舌尖快速的拨弄我的阴囊,时不时的再把两颗装满了精液的蛋袋含到嘴里搅弄几下。好一个小荡妇,真是越来越会弄了,尤其是她还会偶尔用尖尖的牙齿轻轻的在敏感的睾丸上轻咬那么一下,在危险的边缘游走,那份刺激真是让我又爽又疼,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

  “小母狗,差不多了,起来在沙发上跪好,让爷也来玩玩你。”嘿嘿,知道这个时候一般老婆都会特别顺服,平时一些出格的言辞现在说了也没关系,于是我调笑着对老婆说道。果然,宝贝老婆只是用漂亮的大眼睛白了我一眼,然后乖乖的刀沙发上跪好。看着媳妇摆出我最喜欢的姿势以后,我兴奋的叫了一声,然后迫不及待的来到她的身后。老婆大概早就存了心思,所以穿着一条短裙,撩起来一看,连内裤都是那种极为方便的开档款式。我忍不住笑着在她圆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老婆自然知道自己那点小心思被我看破了,羞得将头埋进了沙发上的靠枕里,就像一只鸵鸟。

  这是一条紫色的开档内裤,中间的部分因为老婆双腿还闭合着,所以并没有敞开。包裹着阴肉的那部分已经有些明显湿润的痕迹,看来小骚货宝贝在刚刚舔我的鸡巴时已经动情。我老婆就是这样,明明对于很多羞羞的事情都很有感觉,但嘴上却一直表示很讨厌,不过我喜欢她这个调调。

  “宝贝,把腿分开。”老婆听话的分开了双腿,这下下身的水光更加的明显,粉嫩的阴唇已经开始充血肿胀,显得阴部更加的肥沃。黑色的阴毛上也是亮闪闪的,老婆的毛很多,她经常说很难看,但我却觉得很性感。我也恶意的猜想过岳母的下面是不是也有很多毛,像她这样高贵矜持的女性要是有一个茂密的黑森林不知道看起来是不是会很刺激。不过这一点我估计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证实了,于是我只能把想对她做的那些事用在她女儿身上。

  “老公···嗯····讨厌·····”随着老婆娇声的抱怨,我用双手把着她的翘臀,舌头顺着开档内裤的缝隙深入了进去,在她淫靡的沟壑里来回舔动,美味的淫水被我尽数扫进嘴里,但兴奋的老婆很快又分泌出的更多,真是一汪饮之不尽的清泉啊!我一边感叹着,一边用舌尖带着淫露滑过她深藏的小菊花,一股沐浴露的味道,看来这小荡妇果然是有准备的,连这里都洗得很干净。

  “哦···不要····坏人···你怎么又···舔那里···好麻···真讨厌···不要啦”老婆嘴里叫着不要不要,小屁股却是翘得更高,在第一次探索过她的后庭后我就知道这家伙那里其实很敏感的。为了终有一天能突破那朵嫩菊,所以每次我都会挑逗她的小屁眼,一开始她还扭扭捏捏,但身体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所以现在她就剩下嘴还在坚持。当然,别忘了我那傲气的岳母,她的臭屁眼也在我脑中意淫了很多次,不过像她这么讨人厌,那她的肛门肯定是那种黑乎乎的散发着恶臭味,说不定还被人进去过很多次,松弛的就像她的阴道一样。嗯,我没兴趣,真的没兴趣!

【完】